”仆人马上回答道

“天啊!有人来了,跟在黑豹的后面。”一个仆人站直了身子说道,手边放着一小堆的木材。“真的有人,而且好像是一队骑士。看,那些人都穿着铠甲,是军队。他们在追黑豹吗?”另一个仆人也放下手中的活计,向远处望去。“不,不像,他们的速度并不快,而且黑豹好像跟什么人离得很近。”第一个仆人说道。“那不可能,除了我们公爵大人之外,黑豹根本不让其它人靠近的。”第二个仆人说道。“除非……”第一个仆人说了两个字,又停了下来,似乎认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“你是想说我们那位野兽少爷吧!那个讨厌的家伙还在南方,听说南方没有受到蛮族的攻击,那家伙才不会笨到回来送死呢!”第二个仆人说道,看来他们对于奥斯曼的印象还是如此的坏。“这可难说,虽然我同样讨厌那个野兽,但你没发现吗?他就像野兽一样的无礼,同样也像野兽一样懂得报恩。就像那只黑豹一样,如果没有牠,我们只怕早已经死在聚甲人手上了。”第一个仆人虽然讨厌奥斯曼,但至少说的话还算是公正。“别想太多了,我们还是去看看吧!反正只要是人类的军队,我们就有救了,不用总是住在豹子洞里,我实在不想再与豹子待在一个地方了。”“只怕那只黑豹也是这样想的。”“天啊……真的是他。”第一个仆人大声叫道,距离已经很近了,虽然两年的时间,奥斯曼长高了许多,但脸形的变化却不大,更何况那只黑豹亲昵的动作,除了对野兽少爷之外,根本是不可能出现的,就算是公爵大人,黑豹也不会有如此的表现。“少爷,是您吗?”第一个仆人马上上前问道。奥斯曼看了两人一眼,似乎有些印象,他们的确是义父家里的仆人,只是那些仆人都不喜欢他,他同样也不喜欢那些人,因此连一个人的名字也叫不上来。“是的,我义父在哪里?”奥斯曼问道。“在山洞里。”仆人马上回答道。“我们走。”奥斯曼没有理会两个仆人,继续向前走去,黑豹欢快的在他身边跳跃着。山洞里很明亮,到处点着火把,从山洞入口处照射进来的阳光,只能照亮洞口处十米左右的地方,再远些的地方只能处在黑暗里。布郎公爵半躺在摇椅上,这一个月来的时间里,他受了不少的苦,也感觉到害怕和担心。人上了年纪,身体明显差了很多,平时还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,一旦有事情发生,身体最先反应出来。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将处在回忆中的布郎公爵唤醒,半睁开眼睛向洞口处望去,心跳的速度也开始加快,仆人们都知道自己的现状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,他们是不会发出这么大的脚步声。布郎公爵的眼睛已经花了,看东西不是很清楚,但他的耳朵依然很灵敏,可以听得很清楚。世事难料啊!聚甲族居然如此容易的占领了北方郡大部分的领地,这让他很意外,同时也非常的担心。布郎公爵在菲格帝国作了近三十年的财务大臣,对于菲格帝国的国力非常清楚,对于帝国的军团也有相当的了解。菲格帝国的军事力量在整个大陆排在第二位,这也仅仅是从人数上来说的。武器、装备、物资这些方面,菲格帝国作得都相当好,优先照顾军队,因此后勤方面是没有任何的问题。而且菲格帝国的军团,在战斗力方面,要比其它的国家稍强些,因此布郎公爵一直认为,菲格帝国是大陆上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国家,即便是天朝也稍逊一些。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居然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三个国家几乎被完全占领,其中包括军力不弱的龙辛王朝。当聚甲族攻到隆卡多镇五十里的时候,布郎公爵才带着仆人慌乱的逃出来。拥有八万军队的北方军团,居然连一个星期也没能顶住,而那时候他们面对的只是六万聚甲人。聚甲人的战斗能力并不如何强,他们最大的优势是本身的那层聚脂甲,这种如同天然一般的铠甲,拥有着更好的防御能力,普通的刀剑很难给他们造成伤害,只有重型武器才会起到作用。这让布郎公爵又想起了奥斯曼,那个孩子在他刚刚见到的时候,也同样拥有一层树脂甲。自己花了半年的时间,才请人把它清理的差不多,但仍然有一层很薄的透明脂甲无法去除,相信聚甲族也是用同样的方法。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了那只黑豹,也许自己和仆人们一个也活不了。在这片无人的山林中,五名聚甲人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,目的自然是杀光他们所有的人,抢夺他们带走的财物。布郎公爵一直想不通,那些聚甲人是如何找到这里的,他们是在聚甲族到来之前就已经离开了隆卡多镇。在最关键的时候,能救自己的,居然是那只野兽,这更令布郎公爵意外。在奥斯曼走后,那只黑豹只来过隆卡多镇两次,没有找到奥斯曼,很快就离开了。没想到牠居然还认识自己,并保护了所有的人,杀死了那五个聚甲人,为此还受了很重的伤。如果没有当年的一丝好奇心,也许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,一切都是天意啊!“是谁?”布郎公爵闭上眼睛问道,从洞口射来的阳光,让老公爵感觉有些头晕眼花,不得不紧闭双眼。“义父大人。”奥斯曼看着半躺着的老人,快步走上前叫道。布郎公爵全身一紧,好熟悉的声音,除了奥斯曼,还会有谁这样称呼自己?可奥斯曼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他应该还在南方,应该与老朋友迈克尔住在一起。“义父大人,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您还好吗?”奥斯曼走到老公爵身边, 白姐精选三肖三码半跪在地上, 白小姐精选三肖必中双手抚着椅背, 白小姐精选一肖必中轻声问道。“奥斯曼……”布郎公爵依然不敢确认,甚至连眼睛也不敢睁开。人老了,总是有幻觉产生,他不想被仆人看笑话,在没有肯定自己听到的是真实的以前,他是不会大声说话的。“是的,是我,您睁开眼睛看看。”奥斯曼有些急了,他与老公爵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只有一年的时间,而且这一年里,倒有半年的时间与凌格相处的更多些。布郎公爵不仅仅是奥斯曼的义父那样简单,他将奥斯曼从一只野兽,变回了一个真正的人,一点一滴教会了他,什么是一个人类,人类应该懂得什么。也许布郎公爵开始的时候,仅仅是出于好奇心,这一点奥斯曼同样知道,但他也能理解,每个人见到这种事情的时候,都会很好奇,但真心肯出手帮助的,又有几个人?奥斯曼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结果,最应该感激的就是这位可敬的老人。对于他来说,贵族、爵位、财富,这些东西都是毫无意义的,只有真情,才是最为可贵的。“真的是你,我的孩子!”布郎公爵睁开双眼,看到眼前的少年,那张熟悉的脸、熟悉的表情。两年的时间,对于一个少年来说,可能改变了很多,但奥斯曼的变化并不大,特别是他那充满野性的眼睛。一声低吼,一颗大大的豹头挤了进来,黑豹看着两人,眼睛来回乱转着。他知道老人与奥斯曼的关系很不错,也正是因此,才会救了老人。至于老人是否是贵族,黑豹并不能理解。不过牠能感受到老人和奥斯曼同样激动的心情,就像刚才牠见到奥斯曼的时候一样,只是牠不明白他们为何不抱在一起呢?相信这样的事情,牠永远也无法理解。布郎公爵与奥斯曼整夜没有睡觉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对于眼前的战事,老公爵并不关心,能够见到奥斯曼,已经让他感到意外的满足了。他更关心这两年来奥斯曼的变化,当他听说奥斯曼已经成为一名见习骑士的时候,高兴得笑得像个孩子。自己的眼光真的很不错,三年,仅仅三年时间,让一只野兽变成一名骑士,相信这种事情是前无古人的。同样的,奥斯曼也问了很多隆卡多镇发生的事情,新闻资讯最多的还是问起关于凌格的。布郎公爵为凌格请了一个骑士来指导他,不过很显然,凌格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好的天分。一年的时间里,他没有学会更多有用的东西,反倒是接受了郝斯特家族的遗传,对于数字天生的敏感。因此,在一年之后,凌格没能如约去南方找奥斯曼,而是跟着父亲去京都发展。仆人们也同样感到很开心,甚至有些兴奋,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了。无论是因为聚甲族,还是因为住在野兽的山洞里,哪一样都足以让他们担惊受怕了。虽然他们不喜欢野兽少年,但对于穆尔却表示出足够的好感。而对于那队士兵,以及罗林、凯奇,更是给予了足够的敬意。看着那队全副武装的战士,他们的心完全可以放下了,那是安全的保护。虽然他们同样知道,拥有八万人的北方军团面对聚甲人的时候,几乎是一团糟。“义父大人,我准备保护您去西方郡。”奥斯曼吃完简单的早餐说道。“哦?那里不是也同样在打仗吗?”布郎公爵有些惊奇的问道。“是的,不过在我出发的时候,迈克尔公爵也带着其它的仆人出发了,他的目的地正是西方郡,迈克尔公爵的儿子鲍伯也在那里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哦,你是说小鲍伯吗?我还记得他,他还好吗?”提起过去的事情,布郎公爵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。“他好极了,而且成为了一名未来武士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未来武士?真不错,没想到那个瘦弱的孩子居然成了未来武士。”布郎公爵笑了起来,目光射向远方,似乎正在回忆着当年他所看到的鲍伯。“是的,他非常强大,远胜于我。”奥斯曼耸耸肩说道,鲍伯一点也不瘦弱,至少奥斯曼看不出来。“原本准备去京都的,不过有你在,去西方郡见见老朋友也不错。”布郎公爵说道,对于战争,他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害怕了。“如果您想去京都,我认为也许更好些,我先保护您去京都吧!那里有奎克先生在,您能得到更好的照顾。”奥斯曼想了想说道,的确,布郎公爵并不适合去西方郡。“不,我们还是先去西方郡吧!我相信你,我的孩子,既然你的黑豹朋友可以保护我和我的那些仆人们,没道理你无法保护好我,不是吗?”布郎公爵微笑着说道。“我认为,您还是去京都好些。”奥斯曼看了一眼老公爵说道。不必进行身体检查,奥斯曼看得出,义父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。“真的没关系,我的孩子,我也应该出去走走了。长年不运动,这对我没什么好处,就当作去作一次长途旅行,或者是野外狩猎好了。”布郎公爵说道。“好吧!如果您坚持的话。”奥斯曼对于如何说服别人并不精通。“我们明天出发吗?这个山洞太阴暗了。”布郎公爵站起身,活动了一下四肢,感觉力量重新回到了身体里面。“我想还需要再等几天,我约好了一支人数不多的佣兵团,他们可以保护我们去西方郡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现在还可以雇到佣兵?这可真是件新鲜事。”布郎公爵说道,现在北方郡的情况令人担忧,没人愿意来这里,只有向外逃走的人,很少有人进入北方郡,除了军队之外。“那是个偶然。”奥斯曼慢慢的将哈里斯和他的飞翔佣兵团的事情,说给老公爵听。“哦,他们居然拥有两个魔法师?你说那人姓什么?”布郎公爵问道。“宁素,他说他姓宁素,一个很奇怪的姓氏。”奥斯曼说道,对于哈里斯的姓氏,他也同样感觉很奇怪。虽然自己对于常识了解的还不够多,至少相对于正常的贵族来说,但宁素这个姓氏实在太过古怪了,如果作为名字,也许更适合一些。“宁素,这个姓氏我听说过一次,不过也仅仅听说过一次罢了。”布郎公爵喃喃自语道。“我想我们应该准备一下,几天后,那些佣兵就会回来,我看这里的东西还很多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好吧!你带着那些仆人去作,相信他们会听你的,虽然他们并不是太喜欢你。”布郎公爵点头说道。第六天的早上,哈里斯和他的飞翔佣兵团员们来到了这里,他们的速度很快,特别是在回程的时候,由于没有那些速度很慢的马车,他们只花了一天多的时间,就赶到了这里,也许他们同样为自己的战友担心,希望能早日回到西方郡。同一天,罗林、凯奇以及那一百名第三军团的士兵,离开山林,继续向北方出发,他们必须加入支持部队,那里更需要他们。这一路上行走,奥斯曼感觉轻松了很多,而布郎公爵的身体不是很好,因此速度比来的时候要慢很多。穆尔虽然有些担心迈克尔公爵,不过与奥斯曼不同,鲍伯是位未来武士,朗是位魔法师,他们两人无论是谁的能力,都远在穆尔之上,如果他们同样无法阻止巨人族,那穆尔这十个人所能起到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。另一方面,对于有军神之称的迈克尔公爵,穆尔有着无比的信心,虽然已经上了年纪,但迈克尔公爵依然是位骑士,更重要的是,只要有足够的部队,在迈克尔公爵的指挥下,穆尔有着绝对的信心,在战争上取得胜利。在过去十年军旅生涯之中,迈克尔公爵早已经在这些军人的心目中,种下了无敌的种子。进入西方郡的土地,这里早已经看不到北方郡那样的难民潮,能逃走的人们,早已经带着家人和所有的财产逃离了这里,而不能走的,则永远也不可能离开这里了。宽敞的大道之上,并不是仅有他们这支队伍,可以经常看到一队队的士兵在向西方郡开进,他们是从中央郡来支持的第一军团战士。从军容军纪上,奥斯曼可以清楚的感受到,第一军团不愧为帝国的第一精锐部队,他们显示出的气势、行军的队列以及速度都相当有水准。而且奥斯曼发现,第一军团里的骑兵很多,一路上,已经看到了四支纵队的军旗,那表示有两万名优秀的战士进入了西方郡,再加上西方军团的八万大军,西方郡里已经拥有了帝国十万名战士。奥斯曼并没有去寻找带队的将军,事实上,想找也不容易。一直到进入西方郡的第三天,奥斯曼在休息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一名纵队长官。“您好,将军,我想知道最新的战报。”奥斯曼礼貌的说道,眼前是一位三十上下,名叫马克休斯的青年军官,两眼布满了血丝,看来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“您是奥斯曼先生?不知道布郎公爵现在可好?”早已经从手下那里得到了来人的情报,一位帝国公爵的家人,让他无法不正视,虽然他真的很忙。“布郎公爵目前很好,只是有些疲惫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您想知道什么情报?”马克休斯问道。“西方郡的,关于西方郡战事的。还有,我希望能得到迈克尔公爵的所有消息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迈克尔公爵?”听到这个名字,马克休斯马上转过身来,放下了手中的地图。“是的。”奥斯曼已经明白迈克尔公爵在军中的影响力了,以前虽然听说过,但那些都不够具体。自从从南方郡出发之后,所有奥斯曼见到的军人,只要听到自己提起迈克尔公爵,无不肃然起敬。“您是为了迈克尔公爵来的?”马克休斯问道,在迈克尔公爵就任第一军团长的时候,马克休斯还仅仅是个中队长,而现在的他已经成了统领五千人的纵队长官了。“是的,您知道,我的义父布郎公爵是他的老朋友,而我则很幸运的被他收为教子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您请坐,我们坐下来谈。”马克休斯的态度马上热情了许多。“能告诉我迈克尔公爵现在的情况吗?还有,您知道关于鲍伯的事情吗?他是迈克尔公爵的儿子,同行的还有一位朗魔法师。”奥斯曼说道。“知道,我们已经收到了关于迈克尔公爵的所有消息。”马克休斯说道。很快,奥斯曼得到了他想要的数据。看来迈克尔公爵的名头,在军队里还真的好用,特别是第一军团中,在这里,奥斯曼和布郎公爵受到了最好的招待。

  排列三第2020075奖号开出585,奖号质合比为2:1,大小比为3:0,跨度为3,类型为组三。

  原标题:上海交大清退21名研究生,大部分是“洋垃圾”?常规操作,别随便贴标签

,,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